【竹马/长末】大野侦探事务所今天很不太平

竹马/长末
大野侦探事务所今天很不太平


情人节贺文 短篇

设定乱七八糟

借用了roseonly

报着流水账还OOC







————————————————————






街道上常常有人议论那栋大楼里靠近街边的大野侦探事务所,好像开了许久,也没见多少人递委托,倒是街道上的姑娘们对事务所里面的两个帅哥很感兴趣,没事就站在街对面远远张望。





“智?智!——”松本润揉着眼睛从隔间走出来,扯着小奶音叫道。他张望了下宽阔的事务所大厅,转身回了隔间看到本该放着渔具的地方空空如也,“又去钓鱼了……开着这个事务所到底是用来干嘛的……”


这间事务所是大野智十六年前开的,那个时候他也才成年,问起资金他只说是攒的,拼命攒的,之后加入事务所的松本润表示他也不知情。


这间事务所不小,有招待客人的大厅,剩下的地方还能拦出几个隔间来生活。松本润没有进事务所之前,大野智觉得总少了点什么。后来这里多了个松本润,他又觉得这个人带进来的衣服太多了,显得太挤。


——这人真麻烦。


松本润到厨房冲了杯咖啡,慢慢踱步到厅里坐进软软的沙发里开了电视。他漫不经心地调着频道,想着今天大概又是无所事事的一天吧时,门铃声越过电视声传进他的耳朵里。他下意识看了看时钟,脚下吸着拖鞋去开门,嘴里嘟囔着智怎么这么早回来,却看到门外站着另一个男人。






二宫和也最近很烦恼,因为他的恋人总是早出晚归还不告诉他原因。他愤愤地操纵着游戏里的马里奥上上下下,脑子里突然浮出一个念想。


——Game Over.


“……”一阵安静后二宫和也突然爆发起来,把手中的游戏机往身后的沙发上一扔,穿了衣服就往外跑。


马里奥感觉自己很受伤。


他似乎是有目的地的,一路上不带犹豫,拐进了一栋对面人行道有很多姑娘踮着脚仰着头看的高楼。






“小润!”来人一见松本润,立马扑上去嘤嘤嘤,二宫·装可怜·和也泪眼婆娑挂在松本润身上进了事务所大门。


二宫和也坐在沙发旁边的地毯上,正准备开口,大野智一脸不高兴地踏了进来。


“小润,你听我说啊,今天太不顺啦。”他背着渔具进了隔间,声音远远地传过来,带着慢慢的委屈,“一条鱼都没钓到,大家都没兴致了。”


“大野桑!”二宫和也不高兴地用小尖嗓喊道,“你又黑了吧!再黑就看不到你了!街上的女孩们都很怀念白白的你啊!”


松本润放声大笑,收获二宫和也临脑一掌。


大野智换了衣服从隔间里出来,也往地毯上一坐,“啊,尼糯也在哦,又出什么事了?”


二宫和也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睛亮亮地看着大野智,“大野桑,你帮帮我吧!”


“恩?”大野智一脸问号,瞪大了眼睛看他。


“你是侦探吧,那你帮我看看爱拔这几天到底干什么了嘛。”二宫和也靠着松本润,说话时声音轻轻的。


“你想让智去跟踪吗?”松本润挑起浓眉看着身旁的人,“为什么?”


漂亮的红色蔓延到二宫和也的耳尖上,他直起身来大声说,“就是好奇嘛!帮不帮我啊!”他拿起放在桌上的,松本润的咖啡抿一口,继续说,“你看大野桑这么黑,很有优势的!”


大野智不说话,瘪嘴想着黑点挺好,黑一点比较有男人味。






相叶雅纪坐在咖啡厅里,安静的美男子形象吸引了不少女孩儿们的目光,他手里不停按着手机键,好像在发短信。


半小时前,他看到咖啡厅外二宫和也急匆匆的身影,下意识转过头生怕他一个转头看到自己。随后不久,就收到好友松本润的消息。


——「尼糯想让智跟踪你哦。」


看清了消息的相叶雅纪惊地差点弄翻面前的咖啡,手指颤颤巍巍地打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那怎么办!!」


另一边松本润抬眼看了看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的二宫和也,回复道:


——「他现在很生气哦,自求多福吧。」


松本润笑嘻嘻地放下手机,没有再管那些连续性的震动,专心准备午饭。


连续发了好几条求救信息给松本润都石沉大海没了音讯,相叶雅纪现在才真是坐立不安,摸摸头发又搓搓手臂的,都没有注意到一位年轻的女性坐在了对面的椅子上。


“您好,是相叶雅纪先生吗?”






拗不过二宫和也的大野智最后还是换了套衣服去跟踪相叶雅纪,就是那种人群中常常看到的大叔形象。


大野智说如果被认出来可以凸出下巴立马跑路。


送了大野智出门,二宫和也又回到沙发上躺好,松本润在收拾碗筷的时候才想起来大野智也是不知情者里的一员。


大野智压着鸭舌帽往楼外走,才刚刚走上街拐了个弯就看到坐在咖啡厅里的相叶雅纪,和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相谈甚欢。


“……不会吧?”大野智谨慎地进了店,找了个靠近相叶雅纪的桌子坐下,凑近了想听到他们的对话。


“相叶先生诚心想要的话,我可以帮您联系的。”


“我花了很长时间找了关系才联系上你们的啊……”相叶雅纪听到这句模棱两可的话有点泄气。


“这样吧,我为您预约,带您去经理那里面谈吧。”




大野智还没听到什么就见那两人起身准备走了,他等了一会儿连忙追上去,想着刚刚听到的模糊的字眼。


——“……想要……我可以……”


——“……关系……联系……”


大野智看到他们进了一栋大厦。


大野智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相叶雅纪跟着她乘坐电梯直升高层,又跟着她拐了好几个弯在一个办公间站定,她告诉他经理就在办公间里。


相叶雅纪知道是让他自己进去,他道了谢,敲了敲门踏进办公间。当他看到坐在办公椅里的人后惊呼出声。


“啊!翔!”







大厦外的大野智不能进大厦,他用手机给松本润发了消息。


——「爱拔和一个女人进了大厦诶……要不要告诉尼糯?」


和二宫和也一起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松本润用了全身的力气不让自己离开沙发拿到手机,读完消息又看了一眼明显心不在焉的二宫和也。


——「我来说吧<( ̄ˇ ̄)/」


大野智看到消息末尾的颜表情觉得二宫和也可能不太安全。






松本润抬起脚敲了敲沙发唤回走神的二宫和也,等到二宫和也抬眼看他时说:“智看到爱拔跟一个女人在一起哦,很亲密的样子。”


二宫和也很不开心,但是又不好说出口,只好应了两声,起身抢了松本润手中的遥控器随便调频道。


——今天的松本润很坏很坏。






临近夜幕的时候二宫和也的手机响了,来电人是笨蛋。二宫和也嘟着嘴按了接听键大吼,“干嘛!”


相叶雅纪知道二宫和也不开心,连忙开始哄,终于把人哄出事务所到餐厅去。


二宫和也穿着便装站在西餐厅门口感觉有点窘迫,一脚踢在盛装打扮的相叶雅纪平整的裤子上。


“干嘛啊!”


“别生气了别生气了。”相叶雅纪还是在哄着耳尖泛红的傲娇恋人,“我们先去换套衣服吧。”


在相叶雅纪的坚持下二宫和也翻着白眼换上了正装。


“かず,”相叶雅纪站在二宫和也面前,身后的玫瑰挡不住地冒出来。


“笨蛋,我已经看到了。”二宫和也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翻了翻白眼。


相叶雅纪傻傻地笑着,把一大束玫瑰从身后拿出来,几乎要填满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这束玫瑰,一生只能买一次哦。”


“情人节快乐,かず。”


“笨蛋。”


这天二宫和也的耳朵表示自己变色很累。




当然之后尼糯也没忘了那个跟相叶雅纪很“亲密”的女人。


相叶雅纪解释的很辛苦,还委屈地睡了几天客厅。







————————————————————————






关于之后失踪的大野智





松本润送了二宫和也离开后也出门买晚上的食材了,到家以后看到大野智在修剪几朵玫瑰,旁边放着包装纸,大概是想把玫瑰做成小花束。


“诶?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大野智拿着刚刚修好长短的玫瑰很沮丧,因为他还没包完。


“你怎么会去买玫瑰?”松本润轻笑着拖着拖鞋把装着食材的袋子放到厨房,还没等走到厅里,大野智拿着光溜溜的玫瑰递过来,软软地说,“情人节快乐,小润。”


“这个玫瑰是从爱拔那里抢过来的。”








关于连句话都没有的樱井翔




“诶?我就是个破卖花儿的。”樱井翔懒懒地躺在舒服的办公椅里说。






——————————————————————————






感谢你的阅读(比心)

评论 ( 6 )
热度 ( 52 )

© 卿言忘尘 | Powered by LOFTER